話說自己得救之後,父親對於我,卻一反常態不再打罵了。


大哥陳萬基忍不住好奇心,於是請教母親說,自從老弟離劫後,老爸對於老弟的態度,為甚麼前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了呢?


母親說,為了雙法掉到井底的事,我捱了恁老爸不少的罵哩,他還能怎樣?


「看來老爸還真是位明理的長者嘞,誰錯罵誰,連對老媽也是一視同仁,沒有例外!看來老弟是要出運啦!」大哥一聽老媽這樣解釋,心中暗自替弟弟高興起來。


但是好景不長,不久之後,村裡有位廣東人,因為愛吃狗肉,經常誘殺野狗,當成佳餚,佐以金門高粱,用以慰勞自己的「五臟廟」。


有一天,不知他從那兒弄來一條大腹便便的母狗,任憑村人如何勸說,都無法讓其改變初衷,真是固執。


當他吃完母狗肉後不久,說也奇怪,他的獨生愛子彭生就得了一種怪病,每到黃昏後,病情就開始發作。


剛開始,當有陌生人靠近,就會先趴在地上,接著撐起四肢,作狗吠狀,其聲悽苦,令人聞之鼻酸,不禁掬一把同情之眼淚。


大嬸婆為了此事,特來請教曾祖母。阿祖說,是「廣東仔」執迷不悟,自食惡果所致。


「不是吧,各人造業各人擔,不應該報應在『臭彭』哥身上才對!」老師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
「那依你的看法呢?」大嬸婆好奇的問道。


「你陳阿雙法!呷敖喔﹝閩南話,「你很行」之意﹞?」父親這時候不知從那裡跑了進來,鐵青著臉,氣呼呼的吼道:「虧你還記得這句話阿!」


「宗阿,你這是列充什米,想昧嘎囝驚死ㄡ?」﹝閩南話:意即你這是在幹什麼,想要把小孩子嚇壞了是嗎﹞大嬸婆白了父親一眼,回應道。


「他心裡有數,問他去!」父親搶白道。


「繼宗,你話中有話,今天當著阿嬤面前講乎清楚來!」曾祖母委婉的道。


「就是嘛,阮列講果報,你是來亂的喔?」大嬸婆打抱不平聲援道。


「管伊是什米貓報也好,狗報也罷,干你陳阿雙法啥呆誌?」﹝干卿底事﹞父親怒道。


「這孩子自有他的看法,說來參考看麥,也不要緊的呀﹝無傷大雅﹞!」大嬸婆瞪著父親說道。


「是非只為多開口,自求多福呷百二!」父親說。


「繼宗,這孩子能說出各人業力各自承擔,這句警世的話來,定有過人之處……」大嬸婆話還未說完。


曾祖母搶著道:「廣東仔雖然是外地人,但做人也真實在,伊子受到報應,是『果報』也好,或是『狗報』也好,總是已經受報,我們拜神唸佛之人,要心存慈悲,雙法能語出驚人,一語道破,其中必有化解之道,讓他說說又何妨?」


父親聽後,不再堅持,於是老師便將化解冤親債主的方法,說了出來……由大嬸婆負責前往勸解。


﹝本故事請參閱 陳 老師所著作之《談天說地》一書﹞

創作者介紹

穿越神佛世界濟世網 - 社團法人中華九天玄女文化推廣協會

cross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