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祖更欲與語,且見徒眾總在左右,乃令隨眾作務。


惠能曰:「惠能啟和尚,弟子自心,常生智慧,不離自


性,即是福田。未審和尚教作何務?」


祖云:「這獦獠根性大利,汝更勿言,看槽廠去。」


惠能退至後院,有一行者,差惠能破柴踏碓。


八月餘日,祖一日忽見惠能曰:「吾思汝之見可用,恐


有惡人害汝,遂不與汝言,汝知之否?」


惠能曰:「弟子亦知師意,不敢行至當前,令人不覺。 」


 


祖一日喚諸門人總來:「吾向汝說,世人生死事大,汝


等終日只求福田,不求出離生死苦海,自性若迷,福何可救


?汝等各去自看智慧,取自本心般若之性,各作一偈,來呈


吾看。若悟大意,付汝衣法,為第六代祖。火急速去,不得


遲滯;思量即不中用,見性之人,言下須見,若如此者,輪


刀上陣,亦得見之。



眾得處分,退而遞相謂曰:「我等眾人,不須澄心用意


作偈,將呈和尚,有何所益?神秀上座,現為教授師,必是


他得。我輩設作偈頌,枉用心力。」


諸人聞語,總皆息心,咸言:「我等已後依止秀師,何


煩作偈?」


神秀思惟:「諸人不呈偈者,為我與他為教授師,我須


作偈,將呈和尚,若不呈偈,和尚如何知我心中凡解深淺?


我呈偈意,求法即善,覓祖即惡,卻同凡心,奪其聖位奚別


?若不呈偈,終不待法。大難大難!」


五祖堂前,有步廊三間,擬請供奉盧珍,畫楞伽變相,


及五祖血


圖,流傳供養。神秀作偈成已,數度欲呈,行至
堂前,心中恍惚,遍身汗流,擬呈不得;前後經四日,一十


三度呈偈不得。秀乃思惟:「不如向廊下書著,從他和尚看


見。忽若道好,即出禮拜,云是秀作;若道不堪,枉向小中


數年,受人禮拜,更修何道?」


是夜三更,不使人知,自執燈,書偈於南廊壁間,呈心


所見。偈曰:


「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臺,


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」


 秀書偈了,便卻歸房,人總不知。秀復思惟:「五祖明


日見偈歡喜,即我與法有緣;若言不堪,自是我迷,宿業障


重,不合得法。」聖意難測,房中思想,坐臥不安,直至五


更。


 


祖已知神秀入門未得,不見自性。天明,祖喚盧供奉來
,向南廊壁問,繪畫圖相,忽見其偈,報言:「供奉卻不用


畫,勞爾遠水。經云: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。」但留此偈


,與人誦持,依此偈修。免墮惡道,依此偈修,有大利益。




創作者介紹

穿越神佛世界濟世網 - 社團法人中華九天玄女文化推廣協會

cross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